回忆在我小舅家的杂事

在我初中时,我从村子转到镇上读书,在刚刚搬过去的那几天,我都是住在我小舅家,他家有一个和我同级的女儿,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儿子。我小舅是中学的一个主任,我转到镇上读书,也是托了我小舅的关系。

我小舅家就在中学的家属院里,那有一排排的二层小房子,在这片区域的南边,是学生的自行车棚,车棚和住宅区用两排高大的杨树分开。

我爸开着三轮车载着我和我妈,从村子里开到镇上,车子上塞满了被子、桌子、板凳和我的自行车,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,半小时后,三轮车就停在了我小舅家的门口。

我舅妈出来了,我妈不知从哪抽出了一袋大米(面,记不清了)放在了厨房,还拿出了200元给了我舅妈,是想让我在这里吃几天的饭,生活费不够用了就从我舅妈那里取。在卸下三轮车上的东西后,爸妈很快就走了。

我舅妈家的女儿叫良良,她和我一样上初一,她和另一个教师的女儿陈飘飘很熟,那天傍晚,我出去叫良良吃饭,她和陈飘飘好像在教室里写作业,我过去后,她们也出来了。我看到陈飘飘后心脏就怦怦直跳,我从未和一个陌生女孩这么近距离的接触,我开始故作镇定,扭头对良良说:“我妗子喊你来”,良良示意没听清,这次声音更小了:“我妗子喊你来”,良良小声问我:“是俺妈妈白?”,我点头,陈飘飘在旁边说:“他妗子肯定是你妈妈啦!”,良良让我先回去,我就回到了家。

我舅妈做的馒头又小又黑,菜也做的一般,我有些害羞,通常在吃了两个馒头后就声称自己吃饱了,但其实是我刚好不饿,我可能要吃5个馒头才能吃饱,但我舅妈蒸的馒头并不多,有时饭后就只剩下一只馒头了。

我舅妈家的儿子叫正通,还在上小学,那天晚上,我和正通分配在了楼下的一间卧室,他和我睡在一只大床的同一头,在关灯后,他也许觉得无聊,就开始唱歌,他唱的都是老师教的歌,因为我在小学时也学过,他连续唱了好几首,而我一整晚没有说一句话。

第二天我俩起得很早,顺便到二楼逛了一下,正通到他姐的卧室进去又出来了,卧室的门没关,我也看到良良了,她在床上半坐着,刚刚穿了上衣,我就下楼了。

那天要上课,我被小舅安排到了和陈飘飘同一个班级,良良在另一个班级,这让我有些暗暗自喜,良良的成绩经常名列前茅,如果在同一个班,会让我有很大的自卑和距离感。

那里的座位是男女交叉的,在过去,我没有和女同学说过话,女生在北半球,男生在南半球。而在这里,男女同学互相说话、开玩笑,我非常羡慕他们,并期待能够融入到他们的圈子。在课间休息时,陈飘飘从前排向我走来,我看到她了,她很高,有一股执拗的劲,她用手指向我:“你,就是你,你和王良良谁学习好?”,我不知道要说什么,“你比她学习好?”,我摇摇头。

记得有个周三的晚上,我喜欢看的电视剧《大汉风》就要播出了,碰巧良良也问我有什么好电视剧看,我就说了这个电视剧,良良听后说:“去看去不?”,我说可以,我们来到楼上,去到我舅妈的卧室打开了电视,良良一会就下楼了,我舅妈上来了,一边翻着什么东西,一边注视着电视:“霸王别姬”,我扭头笑了笑继续看,我舅妈也下楼了。

我在舅妈家吃了好多天的饭,有次吃饭,我舅、舅妈、良良和我都在,围在狭小的厨房的餐桌边,没多久,我舅妈就开始问我,问我好多话,我记不清了,我只记得有句话大概是这样:“良良上次考试拿了前几名,还得了奖。”,我低着头继续无表情地吃着饭,良良在旁边都听不下去了。

之后我被安排到了学校的宿舍,但有时还会去我舅妈家吃饭,我的自行车也一直放在我舅妈家。

以上就是我在舅妈家的回忆。

关于我

Avatar

我是Cosmo,一个全栈工程师,热衷于 ReactAngularYii2

分类

    Copyright © 2018 风花雪月